北宋曾出现“交子”,被誉为“世界最早的纸币”。其广泛流通、成为法定货币的原因,一般被归因为宋朝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

 

     这种说法,是不完整的。

 

   “交子”的出现,与四川的铜产量不足有直接关系。因为铜产量不足,北宋初期,四川曾通行铁钱,这种钱币值小而份量重,使用极为不便。于是,一些商户推出代存铁钱业务,人们只要拿着商户所开票据——交子,即能在各地分号取钱。 这个时候的交子,与唐朝的“飞钱”性质差不多,相当于一种支票,还算不上纸币。

 

     直到公元1024年,北宋政府宣布接手交子的发行和管理,交子变身为“官交子”,才正式成为一种法定货币。按照最初的设计,官交子的发行以三年为一“界”,每界发行约125万贯,定期回收,且备有准备金。官交子能够流通开来,与四川当时存在较严重的“钱荒”有直接关系。


    商品经济发展,需要大量轻便货币;民间违禁将铁钱、铜钱熔铸为生活器物;铜钱外流至辽、西夏等境外地区,都是造成钱荒的原因。②

 

     不过,解决钱荒并非北宋政府推广官交子的核心动力。通过发行官交子来敛财,以弥补财政赤字,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如彭信威《中国货币史》一书所言:

 

“两宋政府受到外族军事上的威胁和侵略,不得不养重兵以为备,军费开支庞大,财政非常困难,常靠发行纸币来弥补开支。”

 

      宋神宗也曾明言,自己大量发行交子的直接原因是财用不足:“行交子,诚非得已,若素有法制,财用既足,则不须此,今未能然,是以急难无有不已之事。”

 

     宋哲宗时代,为筹措和西夏战争的军费,北宋政府时常临时印制数十万,乃至数百万贯交子。③政府的财政需要,决定着交子的发行量。

     南宋、金、元、明各朝,均继承了北宋的纸币政策,发行东南会子、祯佑宝券、元宝交钞、大明宝钞等各种纸币。其核心目的,也无不是弥补金属货币的不足,通过滥发货币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

 

     在使用纸币方面,中国确实领先了世界六、七百年。不过,中国古代民众,也因此深受纸币之害。

 

     这种祸害,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1)滥发纸币,通货膨胀

 

    在纸币流通全国的几百年里,只有极少数时期,朝廷曾设立准备金,允许自由兑换,并限制发行量,能大体稳定纸币价值。绝大多数时期,纸币都处在严重的通货膨胀之中。

 

    在北宋,交子原定三年一界,回收旧币,再发行新币。但神宗时该制度已无法维持,出现两界交子并行的情况,市面上的纸币数量成倍增加。徽宗时期,仅1103年一年,就加印交子1000多万贯。南宋的财政情况更为恶劣,一再加印“钱引”(交子的替代品)及会子。

 

    金、元、明时期亦是如此,朝廷时常大规模加印纸币。金朝前后发行过5种主要纸币,每次皆是以1000:1这样超高的比例进行兑换,导致境内物价疯涨。原为金人的耶律楚材曾言,至金末时,“万贯唯易一饼”,面值1万贯的纸币,只能在市场上买到一张饼。④

 

    元朝禁止金银、铜钱流通,强制民间使用纸币。元世祖发行的“中统宝钞”,初期“以金银为本”,维持了近二十年的稳定。后来由于减少准备金及战争需要,印钞量从1274年的40万锭,一下增至第二年的100多万锭,到1281年,物价已上涨10倍。元朝人王恽感叹:

 

“印造无算,一切支度虽千万锭,一于新印料钞内支发,可谓有出而无入”,“物因踊贵而难买”。⑤  意思是说:朝廷一旦需要钱,就大量加印新钞,而极少回收旧钞,于是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高涨。

 

    明太祖发行“大明宝钞”时,规定1贯宝钞等于1两白银,但过了仅仅不到10年,宝钞价值就跌了40%。到了英宗年间,宝钞实际价值只剩下面值的0.1%左右,形同废纸。⑥

 

(2)朝廷爱发纸币,却又拒收纸币

 

    发行纸币的历代王朝,为自身利益计,都倾向于加大发行量,而减少回收量。

 

     南宋的辛弃疾,曾尖锐指出,南宋会子之所以贬值,主因是“朝廷用之自轻”,在收税时多要现钱,而少收会子;对外支出时,又多用会子,而少用现钱。后来允许百姓纳税时,付现钱、会子各一半,会子的币值不久即有所回升。⑦   明代人刘定之,也曾指责朝廷不允许用纸币完税的政策。

 

     朝廷方面,从不将纸币看作是和铜钱对等的货币。在皇帝的内库里,通常只有铜钱,没有纸币。1183年,宋孝宗的个人财产是在储存在临安及其他地方的“内外桩积贯钱四千七百余万(贯)”,而在当时“钱荒”严重的南宋全境,流通的铜钱不过2亿贯左右。

 

(3)回收旧纸币的时候玩“折算”,剥削民众

 

     古代推行纸币时,通常设有回收旧币的制度。但相同面值的新旧兑换,并非1:1。

 

     北宋徽宗时,1贯新交子兑4贯旧交子;南宋时期,“嘉定以一易二,是负民一半之货也;端平以一易五,是负民四倍之货也”。这种兑换比例,让民众损失惨重,财富急骤缩水。因此,元人许衡曾评价南宋政府“无义为甚”。⑧

 

    金朝的纸币在回收时,贬值得更为厉害。宣宗时期,1贯新出的“贞佑通宝”需要1000贯旧“贞佑宝券”才能兑到。元朝发行的“中统宝钞”贬值后,又发行“至元宝钞”,兑换比例为1:5。兑换新币时,宋、明等朝往往还要加收每贯30文的“工墨费”,等于让百姓代付印刷成本。

 

     有时候,朝廷甚至会直接宣布旧币作废,让百姓的财富瞬间归零。比如,宋徽宗曾让第41、42界交子直接作废,不允许以旧币兑新币,百姓所持的这部分交子所代表的财富,瞬间化为乌有。任由帝制政府玩弄纸币游戏,其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从北宋初期到明朝前期,中国有着600多年的纸币发行史,但是,古代民众并不以使用纸币为荣,废除纸币、恢复金银才是民心所向。

 

     比如,元、明两朝曾严禁金银在市场流通,违者严惩。但民间私下使用金银的情况,始终没有断绝。可惜的是,中国的金银产量较少,又多控制在政府手中,不足以完全将纸币挤出货币流通。

 

    这种情况,后来随着东西方贸易的繁荣而有所改变。葡萄牙等西方商人,将巨量美洲白银输入中国,明朝市场上逐渐有了充足的白银,来充当流通货币。

 

     1436年,明英宗被迫放开对白银交易的管控,其结果是:“朝野率用银,其小者乃用钱,惟折官俸用钞,而钞壅不行。”大家都是聪明人,都知道朝廷发行纸币旨在敛财,绝对无法保值。所以能用银子,就都用银子了。 此后,银、钞、钱并行。直至公元1581年,明朝推广“一条鞭法”,以白银为主币、铜钱为辅币的新货币体系正式确立,“大明宝钞”遂退出实际流通。

 

     早在2000年前,司马迁就提出“以末致财,用本守之”,以经营商工末业致富,用购置不动产守财,是有先见之明的,唯有不动产可以抵抗高通胀。文 | 杨津涛)

      


戴志强:《有关北宋交子的几个问题》,《中国钱币》2006年第3期。

包伟民:《试论宋代纸币的性质及其历史地位》,《中国经济史研究》1995年第3期。

魏永理:《试论中国国家纸币的产生及其历史地位》,《甘肃社会科学》1995年第5期。

⑤叶世昌:《中国金融通史 第1卷》,中国金融出版社2002年,第331、332、348、349页。

张彬村:《明朝纸币崩溃的原因》,《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15年第3期。

徐汉明点校:《辛弃疾全集校注 下》,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2012年,第820、821页。

包伟民:《试论宋代纸币的性质及其历史地位》,《中国经济史研究》1995年第3期。

万明:《明代白银货币化与明朝兴衰》,《明史研究论丛》2004年。

 


千赢国际手机版官方孙敦浩:房价递增率年7~8%规律
瑞士最古老私人银行 隆奥达亨223年历史

上一篇:

下一篇:

领先世界的北宋纸币交子其实是敛财工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