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达拉斯联储做了一张图——

       全球不可再生资源320年来经通货膨胀调整的价格指数变动。

        图中蓝线,是65种不可再生资源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价格指数变动,左纵轴;

       图中红线,是全球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人均开采量,右纵轴。

 

从直觉上理解,矿产资源都是开采一点儿少一点儿,所以其价格长期来看应该是越来越贵——但300多年来的数据,却给出了与我们直觉完全相反的答案。 

全球的GDP,按照不变价格计算,300年来都增加了17倍,结果这些矿产资源的价格相比其100年前乃至300年前,价格要么根本没啥变化,要么反而大跌了。 


瑞士信贷银行《2018年全球投资回报年鉴》


也列举了部分经通货膨胀调整的资产120年内的年平均回报情况(见下图),其中股票、葡萄酒、国际债券的收益率位居前列;其他的资产,要么勉强跑赢通胀(比如黄金和房产),要么其收益干脆就是0或负值(白银、钻石)。

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更是让人类进入了纯粹的信用货币时代。世界货币体系与以前的实物货币体系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1973年-2017年45年各大类资产表现


下面的表格,是作者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到的1973年1月-2017年12月这45年各大类资产表现,并将其以美元计价算出年化回报率(未经通胀调整),然后再将其与美国及全球以美元计价的GDP增长(未经通胀调整)进行对照。


 

在表格中我用不同颜色对不同类别的资产进行了区分,可以将这些资产分为房地产、股票、债券、大宗商品、黄金白银(在当代金融体系中,它们被归类为大宗商品)5大类。 

根据这个表格,在过去近半个世纪的信用货币时代里,以美元计价的主要大类资产,股票和房地产信托基金是最值得投资的资产,其次是长期债券和通胀保值债券,接下来是黄金和原油,而以铜为代表的金属类大宗商品和小麦为代表的农产品则是表现最差的资产。 

有人可能会觉得,45年时间还是太久。


摩根大通1998~2017年间主要大类资产表现


摩根大通曾经对过去20年间主要大类资产的年化收益率进行了统计,具体见下图。


“REITs”是房地产信托基金,“Homes”是美国家庭住宅价格指数,Bonds是指美国国债整体收益;60/40是指60%股票+40%债券的组合,40/60是指40%股票+60%债券的组合;“EAFE”指欧洲、澳洲和远东股票指数,是除美国外的其他发达经济体股票指数。 

就过去20年来看,房地产信托基金、黄金,是表现最好的资产,标普指数排第三,但债券的收益却大幅度下降——因为,随着过去30年来全球货币利率的趋势性下降,债券收益率被大幅度压低,特别是2016年以来,美元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甚至降至聊胜于无的2%以下。

 

房地产信托基金

过去20年,平均年收益率9.1%%!在美国这是最值得投资的资产,由房地产投资专家打理,所以年化收益率较高,美国房产整体收益率远低于这个,根据罗伯特-席勒的统计,剔除价值损耗和税金,美国房地产的长期收益大约只有4-6%。在中国,房地产的专业投资模式有商业地产基金、住宅有限合伙买房。


房地产 

房地产并非标准化的金融产品,这就导致了其投资期限长、流动性差、产品差异化显著,只有专业的投资者才有可能持续获取较高收益。但总体来看,因为房地产涉及社会上最广大的民众,所以,普通投资者投资房地产,最终所获取的收益,必然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平均收益——在新兴经济体中,房价基本表现是一种货币现象,与广义货币发行量高度相关,而在发达经济体中,房价增长率则更多的为年4%左右

 

不可再生资源类大宗商品

被证明是收益最差的资产!因为技术进步导致的数量增加,是大多数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终极诅咒! 

比不可再生资源类大宗商品更糟糕的资产,是大宗农产品,如小麦、玉米、大豆、稻米等,除技术进步导致产量增加之外,作为资产它们还有个重大缺陷——容易腐烂,存储成本高昂。再者,任何一个政府,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一定会想方设法将这些维持民众最基础生存的必需品价格压在尽可能低的水平上。查阅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库,就会发现,最近50年来,以美元计价的粮食价格整体涨幅都不到2倍。例如,从1972年底到2017年底,美国小麦涨了1.6倍、玉米涨了1.1倍、稻谷涨了1.9倍、大豆涨了1.1倍。


原油

过去45年,平均年收益率7.02%,很不错了。它是全球工业的血液,而且被随时消耗掉(金属类常常是可以回收的),这导致其需求几乎是刚性的,又受到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美国的支持(美元充当世界货币需要用原油来完成循环),更有产量最大的欧佩克有意识的操纵(它们是趴在全球工业体系上的吸血鬼),所以尽管其开采技术不断进步,开采量也越来越大,但其价格依然能够基本跟随全球经济规模的增长。

       尽管被操纵,技术进步也会对原油价格产生重大影响,2014年以来原油价格暴跌,就是因为美国页岩油技术取得重大进展,让全球原油供应大增。如果将来能源领域出现革命性的技术,作者认为原油跌破10美元/桶也是有可能的。

 

黄金

过去20年,平均年收益率7.8%,很棒!作者一直将黄金白银称之为类货币资产,因为它们都曾在人类历史上充当货币。但自20世纪以来,金银价格却分道扬镳,特别是最近几十年,金价始终稳步上涨,轻松超过经济增长,而银价却徘徊不前,甚至连通胀都跑不过,从“贵金属”变成了“普通金属”,白银相对于黄金的价值越来越低(见下图的金银比)。这源于人们的记忆存储习惯和信用认知选择。   

人们更愿意认可和选择一种东西来对抗信用纸币贬值,而不是选择两种、甚至是三种。一旦黄金确立了这种优势,那么接下来黄金将得到越来越多的信用认可,其他金属都只能靠边站,就像我们认为亚军、季军和第四名没什么大的区别一样。 

黄金独享了与当代信用纸币体系对抗的荣光,黄金承载着大家对纸币的终极怀疑和不信任,只要黄金产量没有因为技术进步而出现“大跃进”,其对抗纸币滥发的信用属性就不会丧失,所以其年化收益反而得以超越其他大类资产。


 例如,上海黄金交易所,2019年10月17日,黄金价格341元每克,白银价格4.26元每克,金银比是80倍。


作者: 财主家没有余粮啦


16万亿美元负利率债券的预示
​法拍房的两类投资模式

上一篇:

下一篇:

300年来 什么资产最增值?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