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粉大王”“棉纱大王”“红色资本家”“中国的洛克菲勒”,这样的称号一直围绕着这个传奇的荣氏家族。这是一个和红顶商人胡雪岩、盛宣怀本质不同的平民家族。

毛主席说:“这个家族,是中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中国在世界上真正称得上是财团的,就只有他们一家。”


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


荣氏家族创始人荣宗敬和荣德生的父亲叫荣熙泰,江苏无锡人。1860年春的一天,11岁的荣熙泰在与同伴玩“藏猫猫”游戏时,忽发奇想,藏到船头里,等了很久不见人来找,便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发现早已开船,这是开往上海的班轮。荣熙泰的父亲荣锡畴托人为儿子在上海找了个铁店铺当学徒。一个月后,太平军侵占无锡,荣熙泰的三个亲兄弟及二位伯父家的4个堂兄弟,都不幸被抓或被杀。荣熙泰因人在上海得以侥幸活下来。从此,自荣熙泰曾祖以下的三房人家,只剩下他一棵独苗,这场战乱几乎让荣家灭族。


金融起家


1896年,荣熙泰两个儿子荣宗敬和荣德生,出资一千五百两,招股一千五百两,在上海鸿生码头,创办广生钱庄。荣宗敬任经理,荣德生任副经理兼账房。钱庄主要经营上海、无锡、江阴、宜兴等地的汇兑业务,一年后,业务扩展到了常州、常熟、溧阳一带。1897年合伙的股东感觉其收益不高,宣告退股荣家兄弟开始独自经营1900年前后,华北地区掀起了义和团运动,不久,八国联军入侵津京,战争开始后,有关当局在上海与各国驻沪领事订立《东南互保条约》,客观上使上海免受战火破坏,上海成了全国富豪的避风港,大官僚、大商人连人带财富挤进上海租界,成千上万的银两汇入上海,汇兑业务繁忙,贴利倍增,致使上海的钱庄业跨入黄金时期。乱世的机遇给荣氏家族带来了资本积累的第一桶金。后在1908年,由于荣宗敬在上海投资的裕大商号搞投机生意失败,亏银60多万两,广生钱庄受到牵连,元气大伤,不得不歇业关闭。但金融业的从业经验,带来的商业思想,成为荣氏家族后来成功的基础。


面粉大王 棉纱大王


荣氏兄弟发现,中国从外国进口物资中,面粉的进口量是最大的,尤其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面粉就是战略物资,销路非常好。而当时国内的面粉厂却只有四家。1902年,荣氏家族事业迈出了其决定性的一步,在无锡老家西门外的太保墩创办了荣家的第一家保兴面粉厂。

1904年中国东北发生日俄战争,俄国人在东北开设的面粉厂大多数停工减产,战争双方都需要军粮,东北、华北的面粉价格节节上升。

1909年荣宗敬向美国恒丰洋行协商以分期付款的方法购进美国最新式面粉机十八台,并扩建厂房,商标改用“兵船”,表示可以与舶来品媲美,终于闯出了中国面粉名牌产品———兵船牌面粉面粉特别光滑洁白,主要因为选用了最优质的小麦为原料,其次使用了少量的漂白剂当时全球都对添加剂的危害还不知道,也是完全合规的促销上也有奇计,例如在面粉袋里放铜元作为“彩头”,虽然付钱的是主人,但采购面粉使用面粉的是厨子兵船成了所有厨子们争先抢购的面粉


面粉生产需要大量布袋,布袋生产需要大量棉纱“粉纱互济”可以降低两者的成本。

1907年荣家在无锡老家与他人合伙办起了第一家振兴纱厂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中国带来了某种难得的发展机遇。英、法、德、俄等战争国生产受到破坏,中国出口大增,尤以纺织业和面粉业为最。荣氏兄弟正好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商业机会。

1915年,荣氏兄弟退股,集资三十万元,在上海沪西周家桥低价购进原有旧厂房址24亩,重新修葺改建为纺织厂房,创办了申新纱(申新一厂),荣氏兄弟控股55%,其余是小股东。

1912年到1921年间,也正好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荣家在无锡、上海、汉口等地,建有12家面粉厂,占全国民族资本面粉厂生产能力的31%,荣宗敬先生被誉为“面粉大王”。另外还衍生出了9家纺织厂,“双马”牌棉纱行销海内外荣氏兄弟又成为“棉纱大王”。

面粉、棉纱都是战乱时期的战略物资,荣氏家族迎来“黄金时期”。在苏、浙、皖等省设立了19处棉麦采购和纱粉经销机构。至此,荣氏家族的财团基本形成


中国第一个期货交易所


1920年3月,荣宗敬把上海机制面粉公司公会贸易所改组为“中国机制面粉上海交易所”,并于8月正式对外营业这是中国人在上海建立的首家期货交易所,经办面粉、麦麸期货交易。

1921年,荣宗敬又趁热打铁,纱布交易所在上海正式挂牌,经办棉纱期货交易。从此,夺回了面粉和纱布期货价格主导权。


高负债与高通胀 祸福相依


1927年,国民党政府查封了荣家产业,理由是荣家没有足额购买被指派的军费公债。后来通过无锡老乡、国民党元老吴稚晖疏通,才算作罢。1933年荣家纺织公司遭受危机,宋子文、陈公博想乘机将其收归官有,也是吴稚晖出面帮荣氏说话,才免遭归并。

1932年,荣家旗下企业总数达21家,赫然成为当时国内规模第一的民营实业集团。荣毅仁的伯父荣宗敬曾对友人说:“当今中国人,有一半是穿我的、吃我的。”荣氏兄弟的经营之道主要有:一是提高负债率,充分利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向洋行订购机器,扩大生产能力,依靠信誉大量出售远期发货单,预收资金,获得企业高速发展。二采取控制原料,抢先买下大量的新麦,以维持长期不断的生产,使自己的企业在同业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1934年,荣氏家族迎来了暗淡的一段时期。家族头牌企业申新纺织搁浅了。当时,世界经济危机的阴影日益笼罩到中国,国内通货紧缩,人心浮动,而日渐增多的民国政府赋税也大大加重了民营企业的负担。仅申新纺织一家,就被抽去特税达1500多万元。接着,国际倾销潮一波波来袭,日本纱厂所产棉纱在中国的倾销,致使民族纺织工业一直在不景气的环境中挣扎。1934年,纺织、面粉又同时受到世界性倾销的影响,申新的几个纱厂存货堆积如山,荣氏家族的各面粉厂也全部停工。屋漏偏逢连夜雨,1926年开始,荣宗敬和他的两个儿子荣辅仁和荣溥仁开始期货投机“洋麦”和“洋棉”,在遭遇世界性倾销潮后,荣氏企业巨亏1000多万。期货投机失败加剧了荣氏各厂的资金周转困难,本来家族就有高负债超过6300万,资金链一旦断裂,将万劫不复。

此时,债权人天天索债,已经没有银行愿意再贷款给荣宗敬,各银行也要求申新纺织内部必须进行“倒阁运动”,逼荣宗敬让出总经理的位置。

最后关头,荣德生出手救了申新纺织。他将荣家面粉厂的股票以及家中资产抵押做担保,终于向银行借到500万,渡过了这一生死时刻。

1942年汪伪国民政府货币改革,物价暴涨,货币大贬,以抗战前的金价计算,荣家的总债务为17.4万两黄金,货币改革后,荣家的总债务变成7936两黄金,长期依靠高负债的荣家,借此良机还掉了全部债务,曾经让荣家命悬一线的高负债,此时却给荣家卸去最大的包袱。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荣宗敬“一分钱做分事”勇于开拓,荣德生“一分钱做一分事”稳扎稳打兄弟俩,在性格上完美配合,在事业上相辅相成。


     错失西迁 损失大半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进攻上海、苏南,荣氏家族没有提前将工厂西迁成渝,上海的工厂在日军炮火中大半被损,无锡的厂房全部被炸毁,只有荣德生长女婿李国伟力排众议,1938年8月将汉口的申新棉纱四厂和福新面粉五厂,搬迁至宝鸡和重庆幸免于难1938年,荣宗敬为了逃脱日军胁迫,避祸到香港。到香港一个月后,荣宗敬心情郁闷,旧病复发过世,当时荣德生在汉口避祸。荣宗敬去世后,国民政府发布了“褒扬令”:“荣宗敬兴办实业,历数十年,功效昭彰,民生利赖,此次暴敌侵入淞沪,复能不受诱胁,避地远行,志节凛然,尤堪嘉尚”。对日本侵华战争没有做好充分的应对,让荣氏家族损兵折将,失去家族领袖的荣氏家族,元气大伤。


迁入法租界 起死回生


1939年,荣德生迁入上海租界。此后的几年间,上海租界内人口激增,物价大幅上涨。而上海租界以外沦陷区纱厂不是被炮火所毁,就是被日军强占荣家在无锡等沿海的工厂也几乎尽毁,而纱布作为战略物资的需求极大,荣家在租界内继续开工的纱厂,“无不市利百倍”。这两年赚来的钱,不仅还清了战前相当于 17 万两黄金的全部银行贷款,还开办了银行贸易公司,让荣氏家族起死回生


国民政府临近倒台 鱼肉企业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荣德生遭到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军统特务的绑架。8个绑匪被枪决后,荣德生特意请了64个和尚,在自己家里为他们念经超度,说是“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1947年,荣德生之子荣毅仁又遇到绑票,被勒索金条一根,美金5000元。1948年,其侄子荣鸿元又被蒋经国逮捕。荣家为了营救他们,又被上海国民党当局敲诈。荣家面粉被国民政府一直指定为军粮,却被诬告为军粮发霉,又被敲诈。

申新一、六、七、九以及上海福新各厂控制在长房诸子手中;申新二、三、五厂和茂新等厂另组管理处,申四、福五各厂,由荣德生及诸子主持。

荣毅仁开始重建被日军焚毁的茂新一厂,这是荣氏家族的发轫之厂,于1948年4月建成恢复生产,是当时国内设备最先进的面粉厂。

1947年,荣德生在老家无锡创办私立江南大学,后来的1993年,荣德生的嫡孙荣智健,在江南大学设立“荣毅仁教育基金会”。


人丁兴旺 人才辈出


1918年,荣宗敬买进了位于上海西摩路120号(今陕西北路186号)的宅院是一座具有法国古典主义特征的折中主义风格的带花园的独立式三层西式住宅占地面积6.26亩,建筑面积2182平方米,花园面积2475平方米。这是当今上海滩难得保存最完好的大花园洋房之一。



在上海的静安区长乐路1242号是弟弟荣德生旧居为避日军侵袭,1939年,荣德生迁居到上海法租界的高安路18弄20号,一条僻静的弄堂深处建造了一幢简洁、实用的别墅解放后,荣家将别墅赠给政府,改名为徐汇区少年宫



荣氏家族有爱读书的传统,例如,荣德生去世时候,曾将藏书5万余册捐献给无锡图书馆,另数千件文物捐给上海博物馆。荣家重视教育,先后创办了无锡公益工商中学、上海中国纺织染工程学校、江南大学、上海中国纺织染专科学校等。荣家子女后代都受到了很好的教育

第一代创始人荣宗敬有三子四女,荣德生有七子九女家族第二代共有23人,既人丁兴旺,又人才辈出,让荣氏家族后来驰骋全球。

荣家第二代中的著名人物,有荣宗敬的三个儿子:荣溥仁荣鸿元、荣辅仁荣鸿三)、荣纲仁荣鸿庆荣德生的两个儿子:荣尔仁荣毅仁

荣家第三代更是人丁兴旺,知名人物如荣智宽、荣智健、荣智鑫、荣智美、荣智权、荣智惠等等。

荣溥仁荣宗敬长子。“大房系统”第二代领导人,他荣氏企业后期发展的主持者掌管申新一、六、七、九,共四个厂,及福新一、二、三、四、六、七、八共七个厂建国前夕,他迁厂至香港,在香港开设大元纱厂,后辗转巴西,经营面粉业,事业兴旺热心教育事业。他于1940年至1950年任中国纺织工学院院长。还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捐款100万元。

荣辅仁荣宗敬次子,曾任申新总公司副总经理兼申七经理。早年移居国外,现定居美国。1983年,他把自己一幢上海私人花园别墅无偿地捐献给上海科技协会,作为建设上海科技中心大厦的基地。

荣纲仁,荣宗敬三子,建国前夕迁到香港,在香港经营纺织和房地产事业。时任上海棉纺织投资规模最大的中外合资企业—上海申南纺织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同时,还任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董事长, 上海银行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台湾中国旅行社董事长等职务。

荣尔仁,荣德生次子,历任申新第一、第二、第五纺织厂厂长。抗战期间在重庆规划战后申新复兴计划并创办公益工商研究所后在无锡创设天元麻纺织厂。1946后,先到广州开厂,又去海外,在巴西经营面粉、纺织工业

荣毅仁,1937年上海圣约翰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进入家族企业协助父亲管理申新二、三、四厂共三个厂,及天元、合丰两厂。后来的1978年,36岁的荣智健他是荣毅仁唯一的儿子,南下香港和堂兄弟合伙创业的资本,就来自1949年前在香港资产,如九龙纱厂、南洋纱厂,荣毅仁都有股份,30年一直没动用股息和分红,荣毅仁就让儿子取回作为创业资本

荣研仁,荣德生五子,1946年后,去泰国开厂,后辗转到美国。

荣鸿仁,荣德生七子,1945年,上海交通大学毕业,曾任上海爱建股份公司总经理。1949年,23岁的荣鸿仁跟随四哥荣毅仁留在上海看护祖产被评为全国工商界青年积极分子。文革后,移居澳大利亚创办了自己的实业。

李国伟(荣德生长女婿),掌管汉口的申四厂和福五厂,及重庆、宝鸡的工厂。1946年后,委托英国信昌洋行,在香港九龙开办纱厂。1954年后,将家族在内陆的企业,全部公私合营交给国家。


家族分散 重大抉择


1946年~1949年国共内战时期,当时的“十大资本家”,有 9 家举家逃港荣家主力也加入上海资本南逃香港的大潮之中香港创办了大元纱厂、九龙纱厂、南洋纱厂等众多企业。荣氏长房荣宗敬一脉的所有家族成员,还有二房荣德生一脉多个家族成员,陆续南迁广州、香港泰国等地。到后来,来到香港的荣家二代们最终成立了类似荣氏家族资金管理委员会的机构,成为荣家的家族办公室荣家后代年满十八岁之后就会成为家族基金董事会的一员,他们可以参与家族企业的经营与管理。如果要是吸毒赌博,就会被赶出家门。

1949年,荣德生的长子荣伟仁、三子荣伊仁、六子荣纪仁,这三个儿子已经相继过世,二子荣尔仁已经南迁香港,五子荣研仁已去泰国,只有四子荣毅仁协助年迈生病的父亲,留守上海,修复祖产,静观天下之变。留在上海的,还有七子荣鸿仁,他刚刚大学毕业不久,是荣德生最小的儿子。1952年,荣德生过世,他没有看到2年后的公私合营。

家族主力外迁,一支留沪,在百年不遇的朝代更替之际,荣氏家族的这项命运抉择,是这个家族最伟大的政治远见。


    公私合营 上交国家


1949年9月,荣德生因其为中国首富,被推选为新中国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抗美援朝期间,荣毅仁捐献了7架半飞机和大量衣物。

1954年9月新中国第一部宪法颁布,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利用、限制和改造”的政策。毛主席提出,要让资本主义“绝种”。  

1955年,公私合营,荣毅仁把留下的祖业全部交给国家,并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1957年荣毅仁出任上海市副市长。

1966年,“文革”爆发。已经失去企业的企业家们成为革命的对象,肉体被折磨,财产被查抄。荣毅仁,同样难以逃脱劫难。他被剃了阴阳头,右手食指被打断,家里的名贵字画、精致摆设等被抢走。虽然后来得到周恩来的保护,但荣毅仁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被指派给锅炉房运煤、洗刷厕所。当初大多数远赴海外的家族成员,避过了这场灾难。荣毅仁的七弟荣鸿仁也被赶出家门,饱受折磨。



互为支持 东山再起


1976年“文革”结束,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度尽劫波的人们都在思考“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此时,荣氏家族只有荣毅仁一支还坚守在国内。

1979年1月17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宴请荣毅仁(63岁上海棉纱大王)、古耕虞(74岁,重庆猪鬃大王)、胡子昂(82岁,重庆钢铁大王)胡厥文(84岁,上海机械大王)、周叔弢(88岁天津水泥大王),提出“钱要用起来,人要用起来”。“五老火锅宴”意味深长,它最大的意义在于,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重新请回了企业家其中的荣毅仁被寄予厚望。叶剑英元帅说:“荣毅仁在国际上有知名度,家族中又有很多人在国外,利用他在国际上的影响,利用荣氏家族的优势,由他出面先吸引一部分人来投资,然后吸引更多的外资,荣毅仁的这作用别人替代不了,共产党员替代不了,由他出面比较好。”正是叶帅看到了荣氏家族宏大的海外主力,使得国内的一支,得以东山再起。

1979年10月,作为国家对外开放探路者,荣毅仁负重托在邓小平的支持下,荣毅仁筹办了一个直属国务院的CITIC投资机构——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这是100%国有企业。借中国改革开放春风,荣家与国家获得“双赢”的同时,“中信”也成为荣氏家族的财富引擎,涉足金融、贸易、不动产等多个领域,成为国际社会观察中国的一个窗口后来的2019年中信集团在世界500强排第137位。

1986年6月,建国前出走海外的荣氏家族成员及后人,二百多位亲属齐聚北京,共商回国投资大计,家族成员受到李先念、邓小平的接见。荣氏家族又一次预见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前景。

1993年3月,77岁的荣毅仁这个“红色资本家”被选为中国的国家副主席。这是中国1949年以来首次由一名资本家担任国家副主席。消息传出,世界震惊表明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心。也正是荣氏家族宏大的海内外影响力,让留守的一支走上了神坛!正是在这一年,真正的资本家,在中国大地上消灭44年后重生,市场经济从此把中华民族推入民族复兴的快车道。也正是这一年,成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分水岭。


中国民营家族的典范


千赢国际手机版官方从事家族不动产财富管理24年,非常推崇这家120年的传奇家族,这家起于平民而历经灾难的家族,不同于买办和官僚家族,完全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奋,一步步发展起来,1896年至1949年的50多年间,荣氏家族历经多次战乱、绑架、屈辱和经营危机,1949年至今又70年,荣氏家族在海内外开花结果,家族第四代已经开始执掌企业,他们的政治远见、商业智慧和全球视野,堪称中国民营家族的典范(孙敦浩 2020-2-21)。

 


英国最古老的不动产家族 Grosvenor Family 如何活过340年?
河洛康家 400年不动产家族

上一篇:

下一篇:

荣氏家族120年传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